当前位置:wznet.cn情感一身骄傲(到走过;一身骄傲何其多。)
一身骄傲(到走过;一身骄傲何其多。)
2023-01-20

历史漫漫,你我还在世界中心。

昨夜的云梯,高台上有一只飞云雀。

今早醒来的很早,因为昨天有些失眠。

而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失眠成为了一种常态。

还没洗漱我就跑到云梯上,打算瞧一瞧那只叫不上名字的小鸟。

后来,我给他取了一个名字——飞云雀。

因为我觉得长了一双翅膀,那么无论怎么样都要飞上一次云端。

一人一颗心

我是小十七,今年23岁。这辈子最大的心愿不是飞黄腾达,也不是富贵荣华。

因为疫情,9月份的时候,我辞去了工作了2年的通讯行业,然后返回家乡。

隔离结束后,新一轮的面试开始了。这一次,我不打算离家太远,想在在省内安顿下来。

于是我开始考虑换一份工作,毕竟现在还年轻;还有时间重头再来。

一个月的时间的杳无音信,我开始迷茫了。开始怀疑自己,是不是当初不该辞职?

一个月后的时间过得很快,工作依旧没有眉目。

这时候母亲给我来了电话,说:“现在到了十一假期先回家帮我收收地,今年台风庄稼都被风刮到了”。

听了母亲的话,我知道她又担心我了,担心我这么久都没找到工作压力大;叫我回家是让我方松放松身心。

电话那头母亲在等我的答复,沉默片刻:“妈,明天我就回去了”。

挂了电话,我买了回家的车票,然后我爬上了楼顶的天台;坐在地上发呆。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多年的习惯,每每心事繁重,我都喜欢独自一个人发呆。

遇见飞云雀

不知何时日头落了西边,又不知何时楼顶的高空障碍灯亮了起来;有些刺眼。

就在这时,我发现了一只小鸟。

它似乎也在那里发呆,一动不动。

我就这样望着它,它似乎也心事满满;也不能给他人诉说,徒增烦忧。

由于夜晚的天空没有星星,楼顶不时吹过冷风,打颤的神经把我拉回现实。

回到卧室已经10点03分,当我准备睡下的时候;才发觉自己去竟然没有看出那是一只什么种类的鸟。

于是,我准备睡个好觉,第二天早点起来去;看看它到底是什么鸟。

当我给它取名叫飞云雀后,我已经坐上了回家的火车。

再见小十七

当东北再次落雪,我才和母亲收完地,那时候已进入了11月下旬。

后来,我准备找工作的时候,身体出现了些小问题。不得不做一个小手术 ,术后需要持续一周的时间来打消炎针。

就这样,我开始再一次投入了头条写作。说实在的,那段时间我有过心慌、害怕,甚至抑郁。

这次的头条再出发,离之前已经有一年之久了。

而随着每一天的写作,回答问题;自己的心绪开始慢慢平稳。

不知道是那一天,我开始喜欢了写作时候的用尽心力和准备文章的绞尽脑汁。

直到今天,我有了新的工作,在头条写文章创作日子也没有再间断过。

其实来过到走过,我们这一路;骄傲何其多。

最后祝愿每一个和我一样的年轻人,加油向前;未来属于我们。

我是历史小十七,欢迎指点和评论。

喜欢请关注哟!